水墨同里
【同里国家湿地公园】
同里散记

  1    

  我长久地倚在南园茶楼的木窗旁,望那道绕镇而过的同里河水。    

  镇虽为千年古镇,楼为百字号老店,水却是活水。    

  想千年前建镇的同里先民,于此旧称“富土”、再改“铜里”、又取“富土”拆字名为“同里”的江南富庶地,开掘这条通运河、连太湖的绕城河,当初,必知这条疏浚了同里、九里、叶泽、南星、庞山等五湖的河道,是连着远方的大江大海与云天的。水乃通灵之物,不然,哪来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通透,又哪来太白“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的浪漫和惊天奇想……哦,一颗生于斯长于斯的同里心,并不为乡音、乡情、乡韵与乡恋所困,早已把信念、理想和追求,托故土之水,交由了远方的未知、辽阔和世界。一代代久泊他方的游子、一颗颗心系天风的心灵,在同里,才有了温柔乡和安魂地。而千年后的今日此时,我深恐有负掘河人的一番苦旨,耳听软得让人心生麻酥之痒的评弹,只是望着四面环水的古镇,发呆……    

  眼前的同里因水成街、成路、成市、成园,巧妙而自然地把水、路、桥、民居、园林等融成了一体。主人告诉我,古镇被十五条小河成川字形分隔成了七个小岛,而五十五座古桥又将小岛串成整体,建筑大多依水而立,集江南水乡的雅致与精巧于一身。登高远眺,同里恍如传说中的方舟,浮游泽国河网之上,颇具“小桥、流水、人家”的古典神韵……    

  但同里并不止乎于旧时江南的记忆。    

  眼前的同里分明还是一座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镇。迄今为止,仅保存完好的明清两代园宅、寺观、祠宇、名人故居等古建筑群,镇上就有数百处之多。在同里,说方寸中能碰响历史,仰息间可闻听旧事,应是毫不为过的。自南宋淳祐四年(公元1247年)至清末,从古镇走出的状元、进士、举人,就有一百三十六人。同里人文荟萃,近世以来,顺着九曲回环的古河道,同里更是走出了陈去病等一大拨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大家名流。史载,同里自建镇伊始,交通尽管多有不便,但却少受兵燹之灾和战祸之苦。天佑同里,水,并没有就此隔断古镇与外界的联系,反而使同里成了流民商贾的避难所,和高方隐士修行得道的净土。一批又一批的外地人带着财富和思想文化来此,寻找各自的梦里水乡。而同里,也展示出“水”的博大与包容,以母性的胸怀和气度予以接纳……    

  目光只要碰见荡漾的同里河,人就激动不己。想想吧,那波光、倒影,还有那轻风、烟云、咿呀的水鸟和古朴的人家,可是自然造化千年又交融共生的人间奇迹啊。    忽而,有乌蓬踏水而至。    游人如织,全然没有别处景点常见的喧哗与骚动,只现出难得的静逸和闲适。人随船影动。那一张张仰聆沿岸江南的脸,许是让同里的白墙、黛瓦、一桥、一肆、古窗与画舫,引领进了自然的臻境。再现代的数码相机也取不尽同里的古老和秀美,再深邃的目光也看不透这水乡古镇的温婉和厚重。而那一颗颗被都市红尘追逼得无处可逃的凡心,于此波光旖旎中,仿佛找回了久逝的童年和感动。    

  我感动很好的午后里洒下的那场太阳雨。如独处闹市,突遇了神恩的眷顾。周遭的疲乏和困顿,就这样被一场细雨洗得干干净净了。雨润万物,满目郁葱。望着河两岸焕然一新的青石板路和垂柳,世界的真纯、淡泊和宁静,似乎触手可及……    

  深陷无边的怡然和遐思,那声声轻划水面的橹桨,把眼前的宁静加重一层,却让人陡添了几分空寂和怅惘。如挚友惜别的脚步,踯躅得让人慌乱和不忍。最是那坐水之上的船娘,着一身蓝花布衣、扎一束青花头巾,似凌波仙子飘然于氤氲的湿雾和碎光里;又如旧梦中的女子,迎面而至,却又擦肩而过。烟波浩淼,我无法看清她们的颜容,顾盼间,只依稀记得她们的明眸和皓齿,有我老家姐妹的影子。    

  同里河中,那纠缠于乌蓬四周的浮萍,该是幸福的。    

  随橹声远去吧。在桨桡、缆绳边和某个未知的角落,我前世的姐妹会替天下所有无家可归的浪子,安下一片温暖而又温润的归宿……    

  而脚下那道道逝水,又将归宿何处?    

  那片片高挂天宇的古檐,没告诉我答案。    

  连水边那只午休的孤鹭,也一直保持沉默。    

  哦,同里大美,古镇无言,无须表达,亦无须赞颂。

  

  2     

  古镇青石板上或深或浅的印痕,定是同里先民踩在时光里的千年足迹;而那悬在水乡头顶的每一扇木窗里,都应立着某个绝色女子和某段绝代的情愫。不然,自宋代至清末,一代一代的风流才子,达官显贵和商贾大亨,何以于此江南之地建宅置院,寻梦不止?连光绪年间安徽凤颖六泗兵备道任兰生被弹劾免职后,也斥巨资,筹建这家私家花园——退思园,修养生息,以图动东山再起。    

  我本过客,无意于“退思”两字的来历和任氏那颗忧民系天之心。江南自古人杰辈出,隐精藏巧,非我等山野莽夫能参透其间天机与玄妙。园中的亭、台、楼、阁、廊、坊、桥、栏、榭、舫、厅、堂、房、轩及假山水池的巧夺天工,无一不显露出主人的苦心。小到折扇、大到屏风、面镜、卧榻等物件的摆放,更让人惊叹和感喟:入园前左右并立的衣镜与落地座钟,取“精忠报国”之意;幽径处的碎石道上,总能见到瓶插三羽图,寓“连升三级”……许是园主的退思补过之心感动了上苍,或值此国难当头之时,正是朝廷用人之际。光绪十三年,任兰生在新建成的园子里还没住上几天,就被老佛爷重新启用,官复原职,并于次年四月,卒于皖北黄河大堤的抗洪第一线……    

  听导游如数家史般娓娓述说着任氏的命运归宿,与退思园的沧桑灿烂,不觉中,就踏入了出园前的“五福图”。五福者,据《尚书·洪范》考证,指“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和“善终”。走完卵石铺就的五福图,出 “善终”时,一不留神,脚却崴了一下。导游搀我一把,笑说,我是一贪生怕死之徒。    

  那一刻,她有所不知,退思园里满目自然的智慧之光,已让我沉醉;但传统文化中那种随处可见的小聪明和小机巧,却硌痛了我的脚心。    

  幸耶?福耶?不得而知。

  

  3     

  古镇中心,两河交汇,我喜欢太平、吉利和长庆三座小桥的通达和包容。    

  岁月如水,星转斗移,有多少离家的游子重回三桥,徜徉在江南水乡,就有多少落魄者,于此找回了平安、吉祥和幸福。    

  想起我那依然多水的江汉平原。长江和汉水裹着泥沙、巨浪和未知的命运与未卜的前途,从不曾在大地上做片刻的逗留。不像同里三桥之水,千年循环,万年往复间,洗尽人间铅华,却淘不走两岸的古色古香和自信。桥下那家“光头阿婆茶馆”古色古香,更是自信的。    

  远远望去,那沉醉在夜河里的月色和红灯笼、新鲜的莲篷、芡实粥、用糯米和茶叶精心焙制成的阿婆茶……连靠着河岸的那几张桌子、几张竹藤椅,都恍如隔世的驿站,不像为招揽生意,倒像为精心款待天下所有如我的过客和旅人。光头主人一脸清秀,没半点小老板的油滑和精明,更像我某个久未谋面的兄弟。光头兄弟自幼学昆曲,又喜苏州评弹,一曲《同里风光好》,直唱得我亦痴亦醉,如入旧梦……    

  光头兄弟半闭目,自弹响指,沉浸于心中的婉转和细腻,全然不在意眼前的众人,叫好,吵闹,夜色,及一个夜晚的利润……    

  独立众人之中,他早已不是众人,只是旋律、唱词和忘情。    

  如此自信的同里,已显得卓尔不群。

  

  4     

  我震惊在寸土寸金的长三角,同里还能容得下整整一座肖甸湖森林。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容树木者,必能容世。    

  那湿滑的青苔、水杉和藤曼是有福的:因为长在同里,而不是长在别处。    

  那些大白鹭和紫雁是有福的:这些以天空为路的精灵,在同里一百零二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可以在每一根枝桠、每一叶草尖和每一片泥土上,自由地恋爱、繁衍后代。    

  同里有福:尘世中,它拥有整整一座森林,和天空的纯净、透明。

分享:

苏州同里国际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47137号
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