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同里-美文-印象-
水墨同里
【同里国家湿地公园】
享受同里

  当城市以发展为由,拆迁的速度超越了沉淀和记忆,来不及念及就面目全非。都市,已经拒绝故乡的回味。前行的速度让行者没时间回望来时的路,身后的脚印早已风干得无法分辨,连同童年一起丢失。    

  我是幸运的,我的故乡同里,因着她曾经的闭塞,因着她平和温婉的个性,如画般地被保留下来,让我有梦回的依托,让我有追忆的温暖,让我有记忆的承载实体。    

  每每去一个地方都要看标志性的景点。这是所有游客的猎奇心里,哪怕只是为了赶时间,下车拍张照,证实自己曾到此一游。然后听导游喋喋地讲一段人文故事,终算是没有白奔波一趟。倘若只想这样认识同里,那就先去退思园,九亩八分地一个花园,竟是亭台楼阁廊坊桥一应俱全,更有一池水的灵动烘托。四季的转换,因了各色花草树木的变化,令静态的园林有了动态的灵犀。春有春的百花娇柔,夏有夏的翠竹掩映下的阴翳和凉爽,秋则满园的丹桂醉人,冬是雪后围炉坐看,苍劲的松,三两小雀机警地觅食去无意间踩踏出梅花点点。浓缩了的江南,素雅,清淡却又不失灵动,视觉的收获应该不算少。在感叹私家花园这么精致,造园这么巧妙的同时,“退而思己过”是一种境界,自律自省或许只是文人的终极理想,暗合着同里的主调。回溯历史,这样的财力精力与原初的理想构成的反差是黑色幽默,不过倒真是给后人留下了一方遗产。    

  如果说退思园是官宦之私家藏品,那位于镇南端的南园茶社则是市井的历史遗留了。茶馆是当时的真实论坛,在媒体不发达的年代,便是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大到国家大事民生社稷,小到商家矛盾邻里纠纷,一壶茶,几盏盅,所有的情委理屈摊放在桌面上便没有解不开的结。更多的则是安静的聆听者,喝茶,成为一日三餐之后的生活必须。南园茶社,因为和南社的关系,有着明显的人文痕迹,让历史突破流水似的忘却成为一个节点。南园茶社,一面临街一面临水,两街三水汇合处。踩着架空的木扶梯,噔噔地回响。八仙桌,骨牌凳,随意落座。喜闹者,呼朋唤友,临街而坐,看天南海北的往来者与安宁的民居生活和谐一体,看古朴的石板路和新潮的手机照相机构成强烈反差。享受着我在楼上看风景,楼下人看我亦风景的入画情致;好静者,倚水而歇,可赏水之幻化。它是镇内各小河的出口处,所以水面开阔而湍急,颇有一番气势。晴好的天气水波艳潋杨柳轻抚驳岸,欢娱着,嬉戏着;微雨时则是迷离的泪人的眼,氤氲着水气,一副怯怜怜的模样,再刚毅的心也会柔软。滂沱时便是千万银针入水,弹跳得水面跃动而富有生机。最喜晨昏时分,霞光反射在河面,一道一道地细致勾勒着水的形态,宛若细腻的工笔。水不流连于岸不缱绻于岸,义无反顾,直直地东去。一个人,一壶茶,可以孤独,但并不寂寞。出世入世,只在转身的一瞬间,只在位置的选择上。    

  当然同里的特色景点远不止这些,看看旅游宣传册就可见一斑了。而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同里不是为了满足视觉的欲望,而是让人涤荡心灵的居所。避开游人如织的热闹处,三两知己,甚至是一个人,漫步敦实的石板路,与水始终并行,信马由缰,十字路口,也无需考虑选择的对错,或是偏离了水进了逼仄的小巷,两边是高深的墙体,锁住了一院的春色,却锁不住一枝出墙的红杏。一抹红令小巷顿时摆脱了逼仄的压抑,生机盎然起来。院墙后头,叮咚的琵琶之后吴侬软语,弹词开篇,哪怕听不懂唱词,那曲调,那唱腔,一波三折,大珠小珠落玉盘落玉盘的清脆,直教人感到周身的松爽。踩着这样的节奏,遐想着,期盼着,小巷的深处,有身着白底蓝花上衣,原口黑鞋的女子期期然现身。时空变被生生地抛在身后,恍若隔世。皮鞋叩击石板路,笃笃的声响吓到的是自己。石缝间的小草,墙脚的野花,满墙的爬山虎,恣意安然地生长,遭受惊吓的心随之坦然。生命可以如此安详和宁静,还有什么可以受怕的。再怎样九曲十八弯的路,抛却了终点的目的性,完全沉醉于行进的过程,那一路什么都是风景。高速公路是无风景可言的,大致的道理也在此。小巷的尽头,失散的河流如期地守候着。路在内圈拐了个弯,河只是在外圈拐了个弯,它们始终无言相守,一诺千金,千百年地等候。平实之下,情比金坚。    

  同里的琉秀,精华之处便是水。整个同里,贯穿着水,水将小镇一隅一隅地缀在一起。整个同里,是镶在水面上的。有水才那么清脱,有水才那么灵动。游同里,不妨租一条游船,木质,船舷被桐油抹得铮亮,船头是身着白底蓝花的女子,船撸一推一收间,吱吱扭扭,和着撸推开河面的水声,兀自成曲。河水漾开的波纹,一道一道,与对面过来的小舟划出的波纹,自然地交集,水面便开出一朵朵花,一如满面的笑靥。船悠游地行走在水中,你便可以一路地看风景。两旁的石驳岸,浑厚圆润,错落交叉,却是坚固异常,水的轻舐,岸的包容,已然是一种惯性。两岸的树,应着河水而生,绰约的合欢更是懂得借着河面展示自己婀娜的身姿。在河流的狭窄处,延伸的树冠撑起一片绿的穹窿,遮出一块阴翳,阳光漏下来和着点点细巧的合欢花,水面便是着色身姿了。可任落花有意,流水依旧无情。船缓缓前行,若正是水面平静的时候,能见水里一半圆,水上一半圆,船娘用撸轻轻一抵桥墩轻轻滑过圆圈,优雅又流畅,那便是过了一座石拱桥。短短的一段水路,要过各色的桥,舒缓的长庆桥,棱角分明的太平桥,玲珑的吉利桥。至于歇息在桥边的鱼鹰,偶尔捕鱼,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节目,惹得滞留城市已久的人群直呼神奇,刻意地演绎水乡风情,多少有点假意。水里的小鱼隔着船舷嗖地一下钻过,自在地悠游于水草之间,倒是真实得没有任何作秀的味道。若是在晨曦初开的河面上行进,水雾渺渺,桥影依依那更是如梦如仙般逍遥,那种惬意,再高明的科技手段也无法复制出来。那时候人已经无暇顾及天上的游云,身上的压力,将自己完全地交给了这弯水,掬一把流水浣洗,哪一样的烦恼还能粘滞人的身人的心?    

  曾读过这样一段话:“这个时代,不变的东西太少了,慢的东西太少了,我们头也不回地急行,而身后的脚印、村庄、影子,早已消散无踪。” 同里,让我唱了一路的歌,不会发现无词、无曲。走了很远很远,不会忘了为何出发。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同里,让生活更享受。

分享:

苏州同里国际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47137号
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