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同里繁华街影-美文-印象-千年古镇 世界同里
【同里国家湿地公园】
旧时同里繁华街影

  说起旧时同里的街况,居住在同里后港,即将80高龄的郁老先生动情地说:石板路面的老街,连接深宅大院的条条弄堂,错落有致;商铺、民居,尽显吴风吴韵。年轻时,曾在白蚬湖乡下做事,乡下人如果上街,那肯定是要来同里的,哪怕要多走十来里水路,经过一个湖泊。老先生还说:周庄的街面太小,一顶伞,足以遮挡街道两边屋檐上流下的雨水;有些狭小的街面,也就同里的仓浪弄或铁匠弄那么的宽大,两边的店家足可聊天!年岁稍大的钱女士说,娘家住在镇南的南荒圩。鱼行的北端是一座通往镇区的桥,鱼行的南端则泊满了渔船,从渔民那里收购来的水产实在是卖不完的,鱼行就用木桶把鱼货存放起来,再用冰块覆盖保鲜,用船运出去。每天的鲜鱼船来了又去,他们来自苏杭或上海一带,渔民们常年在那里停靠,晒网、补网、卖鱼货等把那一带几乎变成了渔湾。运粮的大船停泊在粮仓外的石驳岸,下榻的廊棚,往南连绵一二里,直通姚家湾。轮船港往南的大叶港,直通叶泽湖;对岸,是三元桥,桥边有采购站,石灰行、陈去病故居等举目可望。白天船来船往,其繁华景象恰似“清明上河图”,旧时以“南市晓烟”著称……

  誉称江南第一茶楼的同里南园茶馆,东南两侧临河,砖木结构的六七间老屋,底层一分为二,临街的三大间为义昌福菜馆,临河的几间,则是茶馆店的老虎灶,门外有一个公厕,与菜馆距中的是一条通往茶楼的木扶梯。清晨二三点光景,茶馆店的灯就亮了。堆积着砻糠的老虎灶一开炉,泡水的,喝茶的也就来了。与此同时,位居楼下的“义昌福”菜馆也开张了。菜馆的炉灶一开,鼓风机呼呼地响,灶堂里火花跳跃,馒头、包子上了蒸架起蒸,鳝丝、肉丝等汤面的“浇头”娴熟地烹饪着,只等你来点;楼上楼下人声喧闹,热气腾腾;茶客上楼,茶堂便笑脸相迎,问一声泡什么茶,递个热毛巾,再把茶具端来,用长柄水壶冲泡在茶壶中,茶客持壶而坐,举杯而饮,“嗞嗞”的水烟声此起彼落,戴礼帽的拿着一只烟斗吸黄烟的以及手拿竹管吸潮烟的,茶楼上弥漫着的浓烟,辛辣得让人眼酸,打开蜊贝窗,烟雾如一团云,翻滚而出,远远看来,热气腾腾;茶客们在茶馆喝茶,吃点心,打听行情等,茶馆也就成了传播信息的场所了;牌话(原来有这么一个职业),为宣卷的人接生意,他们的好处是收费的抽成;小孩子跟大人上茶馆,无非是看上茶馆店里的小吃,堂馆们兜售的长生果、寸金糖、瓜子等是小孩们的最爱。

  南园茶馆南端是一条西达京杭大运河、东至南星湖的轮船港,南园茶馆东侧的镇区市河与南至叶泽湖的大叶港交汇成一个“十字港”;每至清晨,水上舟楫争泊,市河为塞。南园茶馆下摊的小菱湾又称作“渔人码头”,这些祖祖辈辈沿袭着“两头茶水,当中湖水”习俗的渔民,至今仍变化不大,茶馆也是他们歇脚、编织渔网以及打听鱼讯的最佳去处,只是旧时的渔民并不是“点点渔火”和“悠扬”的渔歌,而是破旧的连家船浪迹水乡。

  渔民开船了,乡下多了些撒网的、挟网的、张丝网的、放挂钓的、浇白水的、扒蚌的、耥螺丝的、拖虾的、放牧鸬鹚的、板大罾的、张鱼簖的,以及摸鱼的渔船,他们遍布于水芦摇曳的湖泊港湾中,点点白帆寄托着鱼虾满仓的期盼;卖粮草的、捉小猪的、出售农副产品的、乃至栲大粪的船只来了,石驳岸的缆船石上系满了船,船只的来来往往十分默契。

  只要不是大风迷雾天气,来自叶泽湖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几路航船,每天上午八九点钟,会抵达同里,乡下人把自产的农副产品带上街来卖,交易后则在街购物,下午一二点钟,船老大的海螺号一响,又把他们载回乡去;通往八坼、黎里、盛泽以及嘉兴的航船也停泊在小菱湾一带,轮船则在西埭上。

  南园茶馆以西的人民桥堍有一爿地货行,所经营的是蔬菜与瓜果。常年经销的大头菜、雪里红菜来自庙港、震泽等吴江的西南部;茨菰、荸荠、藕等来自吴淞江以北的苏州郊区;莼菜、东山桔子等全部来自太湖一带。地货行隔壁是酱油店,几间门面的店,卖的是油盐酱醋酒、辣油辣酱以及同里产的酱菜等。打酱油、栲菜油以及栲煤油的,都要自带瓶子,店家用长柄竹筒从甏里把酱油或菜油提起来,在瓶口放上漏斗,再把竹筒里的物品灌进瓶去,然后计算出斤两价钱来。同里的酱菜是非常有名的,马湾啷酱油作坊常年腌制酱菜;酱黄瓜、盐婆萝卜干、什锦菜等几乎样样有,店家把卖了的酱菜用荷叶或牛皮纸包好,再系上根草绳扎好递出;这爿酱油店是不卖香烟火柴的。香烟、火柴、糖果之类的东西要到南园茶馆北侧的糖果店里才能买得到,码头上频繁的上货卸货,足见其旺;上摊,有一爿肉店,门面有三四间房大,其卖肉的情景与当今没什么两样,只是那时是没有电子秤的,店家的心算神速,秤砣落地,价钱也就报出了,买者不用还价,付了款用篮子提走就是;肉店东侧通往东埭的转角处是德昌绸布店,店里专卖布匹衣料之类的,上午七点左右开店,下午四五点钟打烊。前来光顾的偶尔有一些衣着花俏的“北横头”人,姑娘们的头上扎着红彤彤的头巾,老妇人的头上则是扎着蔚蓝色的,蓝印花布的服饰外还围着一件带着花纹图案的钻裙。她们来自车坊、郭巷一带,虽临近苏州,却偏爱来同里逛。

  南埭的豆腐店,在穿心弄以东,它比南园茶馆“醒”得早,天朦朦亮生意变得兴旺起来。油豆腐、半汆、百叶、豆腐、豆腐干、素鸡等样样有卖,用盐卤点浆的豆制品自然美味,其品质正与现时震泽特产的豆腐干相当,是同里人的美食之一。

  豆腐店下摊的竹业社,天亮了,店也就开了。店里挂了些品种多样、大小不一的篮子。罱河泥用的竹箩头、竹蒸架、筛子、竹扁担、箩筐、竹刷子等搁放在墙壁旮旯;三四个能工巧匠各自坐在竹椅上,他们用篾刀把竹子劈开,大腿面前铺块遮挡灰尘的麻布,专心致志地编织起竹器来,他们几乎是不跟人说话的,你若是看中哪样,报个价,差不多,就可拿走;如果店里一时无货,就得报个品种、尺寸、取货时间等。这个竹业社是庞山湖北滩的黄篮浜人开的,年代久远。

  永安典当是同里清末三大典当行之一,房屋前门在穿心弄口东侧的南埭,后门在北埭。前后房屋共十间,是同里现存清代建筑中进数最多的,共有73间,除第一进外,第二进至十进都是原清代典当房屋。

  穿心弄以西的会川桥堍,桥东是易安茶馆,下设一爿饭店,其生意同样十分火爆;这爿茶馆因为偏离镇区,光顾茶馆的大多是文人雅士;过了会川桥,有爿惠芳阁茶馆,那些常来常往的茶客,都是车坊郭巷一带的;会川桥北是陆家埭廊棚,桥往西就是著名的西车了。汤家桥一带有油厂、米厂、莲心厂、馄饨店、轮船码头等;大庙以西则称之为“西津晚渡”的渡船桥。

  南园茶馆以北的东埭上,东街有同泰糖果店,南货店、桐瓷商店、大饼店、理发店、水果店、肉店、咸货店、同顺昌鞋铺、阿贵羊肉店等,西街有五金店、银行、旧货商店、中药房、馄饨店等,这些商店依次往北至亭子桥一带(升平桥以西);街理发店往东,是一座通往三元街的中元桥;桥东,三羊甸。一条30来米的明弄直达铁匠弄;顾家厅赌场在三羊甸南面,三间房子大小的赌场生意兴隆,那些“无料”的同里人常年泡在顾家厅,他们用银两换来铜板,赢到铜板后换钱,而输了板再买,直到输光为止。

  文安村,拥有四十亩田地的张先生,同时兼做东埭上的“领录”(搬马桶的人),大粪被当作乡下人唯一肥料的当时,“领录”这个行当也是蛮吃香的。这个临时搭配的“环卫班子”共三人,张先生负责打招呼敲开每个人家的门,把马桶搬下来,然后交给乡下人把大粪挑到船上去,冲洗马桶的,大多是乡下人的家属;清晨,他们挨家挨户地收取,天亮了,也就完工退出了;乡下人把大粪运走,用于他们家的田间施肥,而张先生则独自上了茶馆喝茶去了;“领录”这个差事也是有意外的,有一天,张先生来到东埭上一个大户人家门前,敲门喊了声“太太倒马桶了”,那佣人应了声把门打开,张先生在下楼梯时脚一滑把捧手上的那个马桶打翻了,太太知道后大发脾气,首先命令他把衣服脱下来揩清,再拿拖奋拖到没有一点臭味,然后责令他买来香烛,以去晦气;张先生的好处也是有的,每逢过年,受他“领录”的那些人家,会送他个红包,大体也就有个百来块吧。

  解放初期,张家也败落了,为了生计,张先生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送到苏州去典当,但是那爿典当行,限每日典当一元物品,他只得在典当行前排队过夜,幸亏遇到钱家太太,把他带回家安顿好宿食,再到同里人的圈子里走了走,筹集到几十个大洋,让这个张“领录”好生感动。

  买锅碗、缸甏、做饭用的行灶、修船用的桐油麻丝等物品,东埭上的桐瓷商店几乎是应有尽有;先前的老银行设在东埭上的王家老屋,70年代后期,银行搬迁,现改为五金商店;东埭上的馄饨店,同时供应豆浆、生煎馒头、小笼等。春节期间,馄饨店还会供应一客四只的大肉馒头。大馒头的馅是由肉皮熬制,添加了精肉糜、姜葱等作料,蒸出的馒头,皮薄,汤肉多,尝一口美不可言;旧货商店,原来是一个典当行,它既办理旧货抵押,又出卖古玩、金银器等物品,其交易层次不言而喻;亭子桥边的咸货店,石驳岸边有一个非常大的养鱼竹箩头。咸货店既卖鲜鱼又卖咸鱼;坝基一带算是自由买卖的农贸市场了。每天早晨,乡下人以及船上人,会把他们的家禽、鱼虾、蔬菜等农副产品拿出来卖,街道两面鸡叫鹅鸣,喧闹不堪,在节假日,行人几乎是很难通行那个拥挤地段的。    

  竹行埭以西闵家湾“本堂斋”的闵饼,是颇负盛名的传统糕点,据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其制作仅闵氏一家,世传其业,故称“闵饼”。闵饼用“闵饼草”揉入米粉作皮,以豆沙、胡桃肉作馅,蒸制而成,是青团的一种,清代,闵饼曾被列为朝廷贡品;竹行埭向东分别有:浴室、大清窑湾邮局、叶宝社茶馆、药店、谷香春、照相馆、馄饨店、理发店等;谷香春的糕点久负盛名。松子糖、袜底酥、耳朵饼等久销不衰;叶宝社茶馆(现太湖园饭店),三间门面的样子,经营着泡水吃茶生意。茶客买来茶叶,由茶堂沏泡端来;年初一,先为客人泡一杯橄榄茶,茶客会赏他个红包;喝了橄榄茶再泡平日里的红茶绿或是茶茶。叶宝社茶馆在1948年的冬天出了件大事,有个三人组合的戏班子上了茶楼唱戏,招来了几十个看客,正当二个女戏子在琴师的伴奏下唱得卖力时,一声巨响支撑楼板的楼搁艄断掉,独自看戏的张木生顿觉眩晕,人晃了晃也从楼上掉了下来。茶壶、杯子、人都摔在了一起,幸好他没什么大碍,父亲丢掉酒杯,从隔壁的酒店里出来,急急地抱起满身是血的他,去医院清理伤口。那次事故,据说伤者蛮多,有些是用门板抬过去的;楼下的人,听到声音异常,都乖巧地逃走了,否则会闹出人命的。当时东埭、竹行埭是最最热闹的地方。

  位于林家铺子一侧的羊角湾,那里有爿杂货店。小人书、洋片、弹子、牛皮筋、古玩等儿童玩具应有尽有;水烟壶,烟斗、望远镜等大人们的用品也能买到,孩儿们特别喜欢光顾。    

  除了三条街的景象外,还有新填地的蒋记酱油作、和丰商行、新安茶馆、叶家墙门,沿街往北,就是后港,经东溪桥可到西广丰米行。远销海内外的“苏同白”大米,正是同里的西车以及西广丰米行生产的;从新安茶馆沿岸经过新安桥,就是成字圩的竹行、木行了;马家廊棚的椿长作,是手工制造水风车配件以及犁田农具的作坊。春耕前,乡下农民则会把风车及牛拉的水车搬出来安装在湖港滩涂一带的取水口,在检修农具时购买备件,椿长作门庭若市;铁匠弄的镰刀、铁塔等小农具常年旺销。    

  丽则女校,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二月,由退思园主任任兰生的长子任传薪,在退思草堂设立一年级教室,创办了私立丽则女学;宣统元年(1909年),其退思园的东侧建校舍——丽则女校,开设了师范本科班,专为家乡培养女师资。同川学堂,是近代教育家金松岑先生创办的一所中学,从那里走出了无数的名人大家,同川学堂位处富观桥北,“天放楼”成了现在的一景。除此,私家园林遍布全镇,有柳家的嘉荫堂、钱家的崇本堂、王家的敬义堂、朱家的耕乐堂、陈家的牌楼等,如果不是沾亲带故的,这些大户人家的花园一般是不能随便进去的;靠近南旗杆,有一个荷花荡,东面是任家花园,西边是同里书场,这个看似不大的书场几乎每晚火爆,来自江浙沪的民间艺人,总是把最精彩的曲目带来同里。    这就是昔日同里的繁华景象。

分享:

苏州同里国际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47137号
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