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里国家湿地公园】
​“富土”同里扬四海 百年茶楼领风骚

“富土”同里扬四海  百年茶楼领风骚

    “富土”同里,五湖环抱,家家临水,户户通舟,它是江南六大古镇之一,也是小桥流水人家的经典。每次来到这里,总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很多来过同里的文友都说这座古镇不能用来玩,而是用来慢慢品味的。这话不错,所以每一次过来我都只选择一个地方,在鳞次栉比中寻找千年底蕴留下来的故事,每一次都能满载而归。

    出了停车场,还未进景区,同里的朋友就遥遥指点这次他带我们去的是一座百年茶楼“南园茶社”。远远看去,坐落在两河交汇形成的“十字港口”,有一座上下两层的木结构建筑如同躺卧在河面上一般,下面白墙,上面是敞开式玻璃窗,碧浪叠起,层层涌动,茶楼与高桥、白云、绿树倒映河中,颇为壮观。果然是个好去处,人未到心已经神往。

    进景区,登高桥,再转弯,一条宽敞平整的青石板路就在眼前,两边的店家并不嘈杂的招呼,四周静宜。转弯处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南园茶社”,此时好几个外国友人正在门口瞻仰,想来他们一定是听导游说了“南园茶社”的渊源,所以端着照相机寻找他们眼中的“江南”。

    旧时,此地原是同里镇市集最热闹之处,东埭与南埭会接,更有三元港、大叶港与东埭港三河交汇,中元桥、三元桥连接,商业繁荣即成闹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河埠头停满渔船,鱼虾起市,当然也少不了采摘一些莼菜、菱藕之类的,挤进这个闹市出售,人声鼎沸,此起彼伏,“鱼行街”因此得名。现在街边的店面经营品种自然比古时繁多一些,鱼行街上卖鱼的鱼行反而不见了,留下一个街名纪念这段辉煌倒是一种朴实的怀念。

    只有“南园茶社”百多年来没有太多变化,始建清末之时就是茶楼,在此迎来送往历经岁月依然还是原来的模样,却成就了它真正可以享誉“江南第一茶楼”的底蕴。

    “南园茶社”不仅仅因为百年老店而瞩目,更因为它与辛亥革命时期一位叱咤风云的南社发起人之一陈去病有关。茶楼原名“福安”,与陈去病故居对河相望,往来非常方便。每每革命志士来到同里商议事情,最好的地点就是“福安茶楼”,看似随意在窗边安坐喝茶聊天,外面所有动静都在眼前。即使有什么突发状况,这里鱼目混杂,闪身就能淹没在人群中,两面临水一面临街的地理位置,正是随机应变掩护同志的好地方,中国近现代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的革命文化团体“南社”就是陈去病与柳亚子等人在这里酝酿而成。“南园茶社”也因此而更名,有说是他亲自向老板建议,也有说后人为了纪念他的丰功伟绩,反正老板欣然同意将“福安茶楼”改成“南园茶社”,去除中间两字,就是“南社”,沿用至今,成为南社文化的遗存之一。

    大门口雕花木帘下由外到内挂着一排排喜庆的红灯笼,两边配有一副门联,“名镇茶楼高朋相聚论古今 南市晓烟清水桥居景色悠”,道不尽茶楼风光。当年能成为同里八景之一的“南市晓烟”,可见其地理位置的优越和繁华似锦的璀璨。茶楼烧水烟囱的青烟要比集市的人群还要早好多,现在虽然已经不能再看到“晓烟”,但是形成“晓烟”美景的七星灶依然占据底楼半个堂屋。

    京剧《沙家浜》中著名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可见旧时的江南,茶楼在生活中的重要位置。烟囱位置依旧在,七星灶台依旧在,长嘴铜壶依旧在;烧火的灶膛用两脚桌挡住,上面放置一排复古的竹编热水瓶;深褐色的木柱上挂着蓑衣;墙上贴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洋画,可能是那个时代的明星吧;梁上悬挂着旧时量米的斗和升;大堂中间的墙壁上供奉着财神爷,下面放置一张古旧的账台。虽然为了保护环境,“晓烟”再也不能袅袅升起,但是其他布置和建筑格局依旧是百年前的模样,毕竟不是随便哪个店家都能在大门玻璃上亮出“开业于1898年”字样的,虽然低调却独显品味。

    “留客皆因茶,醉我非关酒”,厅堂里挂着这样一幅应景的对联。旧时的茶楼可以饮茶,也可以喝酒,但只是叫一盘花生米做下酒菜的小酌。今时不同,走进“南园茶社”的时候正值午间,八仙桌边竟然都是吃饭的食客,七碗八碟,琳琅满目,时代变迁,传统基础上更新的经营理念给茶楼注入新的元素。

    整个茶楼应该是刚刚粉刷过,铮亮的酱色让整个建筑古朴中突显气派,巍巍而立,独放异彩,给人的感觉古旧却不沧桑。踩着“几噶几噶”的木梯登上二楼,像是慢慢走在岁月的沉淀之上回到了民国,江南古镇典型的水榭式建筑赫然呈现。东西南北,通透敞亮,春夏秋冬,不用空调,完全还是古时候的生活方式,依旧是靠着老天爷恩赐的冬暖夏凉。此时三面的雕花格子窗都敞开着,东南两面滨水临河,北面临街,十几张八仙桌不规则摆放,看似凌乱却错落有致,为每一个顾客带去行动和听戏的方便。初夏的风凉爽地吹进来,轻轻拂过,不会像空调风那样厚此薄彼,这是大自然赋予的快乐,世界因此和谐。

    唯一没有窗户的墙壁前,搭着一座不小的戏台,“南园艺苑”匾额下梅花大折扇傲然绽放,红色锦缎做成了台布、椅套和门帘,非常喜庆。台上已经放置着琵琶和三弦,因为这里每天下午的两点到四点都会有评弹表演,不过台上设置了“出将”、“入相”两道门,想必偶尔也会为宾客表演一些小场的折子戏。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坐在最佳位置的三大桌外国朋友,看肤色装扮应该是来自欧美国家,店主为他们在原有的八仙桌上铺上了圆桌和台布,此时他们正在对着江南水乡的湖鲜和赤酱香浓的本地菜饕餮一把,他们随身带着照相机,不单拍摄他们眼中的美景,对我们拍摄他们也是非常配合。

    同里与上海毗邻,少不得为了各自喜好异地经营,反正回家路程并不太长。上海有很多吴江人,吴江也有很多上海人,如今的南园茶社的店主就是上海人,他喜欢江南古镇,更喜欢传承文化。面对今天“千里逢迎,高朋满座”的态势,他居然说并不喜欢,如果每天有六成客人,不嫌嘈杂,悠闲雅静,店家和客人都会有较高的满意度。

    对待客人,店主也会精心挑选。他觉得欧美旅游团更加喜欢江南文化带来的环境和人文,因为在他们的地域没有这样古老的建筑和文化,这种视觉和感官是无法体会的,他们能在这里瞬间寻找到中国特有的古镇文化,会把这一次新鲜而又刺激的旅行带回去,通过他们的描绘变成一传十、十传百的免费广告。

    外国友人的午饭还没有结束,下午两点的评弹演出开始了。同一楼的七星灶一样,都是古镇旅游一块重要的文化传承。一静一动,为南园茶社增添无以伦比的风韵。外国友人虽然听不懂,但是他们是为了东方神韵而来,所以都安静坐着听了一会儿,拍照留念。估计导游跟他们说清楚了,这里吃饭是一个事,喝茶听评弹又是一个事了,恋恋不舍起身离开。也只是瞬间,三大桌人又被新的一批游客填满,喝着碧螺春,吃着同里小吃,听着吴侬妙曲,百年茶馆的神韵此时发挥到淋漓尽致。

    旧时茶客们聚在茶楼,说是品茗吃点心,其实是趁着聊天打听行情;现时的茶客们大都为了在“江南第一茶楼”消费寻找古时的快乐而来,感受江南文化的渗透。时代变迁,却依然会有一种精神修养,牵引着喜欢的人不愿离去。


                                                                                                                                                                                                                                                                                            作品来源-《湖区杂志》

分享:

苏州同里国际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47137号
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